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2013-05-24 15:22:36|  分类: 似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叫你一声:【陈剑】。你会不会不适应?

呵呵,算了。还是习惯叫你:【陈贱】【成见】【大勺】

总感觉很认真的叫你名字,我还真有点不适应。所以,还是用我的一贯用语比较好。

这要叫你,只怪你的名字取得有点.......[后面的我就不说了,你懂得。尤其是哪个“剑”字。]

呵呵,还记得你给我取得别名吧。

【金刚葫芦娃】就是拜你所赐啊。不过我还是感觉的我的【金刚葫芦娃】比你的【陈贱】好听,你觉得呢?

O(∩_∩)O哈哈~--------

不过说实话,我倒挺希望自己是个【金刚葫芦娃】,刀枪不入。

 


转眼间,三年就这样过去了。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知道彼此的时候,你很狼狈。

没记错的话,你坐在教室的第一排饮水机的周边。貌似那个时候,教室的饮水机坏了,你的座位被水淹了。你可怜巴巴的拿着扫帚,扫水。看着你不停地扫桌子底下的水,我突然发现我有多么幸运。【O(∩_∩)O哈哈~    说到这,我是不是有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和你还不太熟,貌似正式认识是从我问你的一道物理题开始的吧。

还记得,事隔好久你才对我说,那天我问你物理题,你很意外。听着,我笑了。

 


我们高一的时候,就在一个班。只是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是很熟,彼此都不是很了解。就算见面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深交。大概是到了高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和你还有陈文林,被分到一个班。那个时候,我们三个把把班里的前三位全部占了。你第一,我第二,陈第三。高二编班,我认识的只有你们两个,所以从一开始,就玩得很熟。犹记得,当时班主任还是高一时的那一个,我们三个被他特别对待,把我们三个的座位编在一起。无论下次怎么编座位,我们三个始终在一起,要不就是以我为中心,你和陈换了一个位置而已。当时我们三个坐在一起的时候,貌似很闹,很欢。记忆犹新的是,我们三个由于经常性一起打闹,玩得很嗨,尤其是我陈,后来老班火了,不许我和陈坐在一起呢!为此事,老班还特地把你叫到办公室,去问你我和他上课认不认真。貌似,你在老师面前给我说了好多好话。

 

没记错的话,你对老班说我【很活泼】。令我没想到的是老班很迎合的说了一句【嗯。她的确是个很活泼的女孩。】

但是老班还是把我换到一边了,由于老班认为你最低调,就把你放在我们三个中间。

庆幸的是,我们三个还在一起。可是,一次考试,我们三个的成绩都下滑了,老师不再相信把我们三个放在一起是强强联合嘞。我们被分开,就再也没坐在一起过,我和陈隔得尤其远,隔你还是比较近。【哈哈,说到这,我很想偷笑,然来老班一直不放心我和陈。我总在想为嘛老班不担心我和你,难道我和你坐一起就很安全?呵呵O(∩_∩)O~,难道老班知道陈是“情圣”?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

 


说实话,很怀念我们三个一起的日子。

那个时候,我们之间有许多说不完的话,记忆中的你很可爱,很幽默。你总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而陈总是一副装成熟的感觉。我最喜欢听你讲故事了。那个时候,你给我讲了好多好多有关你的故事,我觉得一个男滴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呢?由于你经常给我你的故事,所以你说我是唯一知道,那么多私密故事的【女孩】。后来,认识敏敏后,我对你更是了如指掌了。因为,你和敏敏初中是同学。所以,你的事,我全知道。

我实在无法想象,你怎么可以那么搞笑。

敏敏说:初二的时候,你坐在她旁边,她上课无聊,便拿你开刀。呵呵,当时她就拿着一把小刀,找不到东西试刀,便把你裤子拿来试,不料刀比想象中要快得多,一刀下去你裤子破了。这还不是很悲剧,更悲剧的是下节课是体育课。可是,裤子被弄破的你该怎么去上课?尼玛,说到后面,姐姐有点佩服你和敏敏两个了,竟然可以相出用胶布粘着的办法。我就奇怪了,尼玛,怎么不用502呢?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o^)/~我无法想象你那节体育课是怎么上滴!】

这个故事是敏敏给我说滴。你也给我讲过。

话说你初中的时候有多么英雄,到头来帮哥们背黑锅的命。

你说,初中的时候,晨喜欢敏敏,经常给敏敏写情诗,而且写得很有才华。重点不是这,悲催的是晨叫你帮他看看写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把这首情诗装进口袋带回了家,被你妈洗衣服的时候看到了。重点还不在这,重点是你妈把这封情诗在餐桌上拿了出来,叫你哥读了出来。没想到,你爸不但没批评你!还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写的?写得不错嘛!我想,当时要是我在场的话我会笑死的。你当时,恐怕是想辩解,也无话可辩吧。你究竟是有多么悲催。话说,除情诗一事之外,我曾经无聊时在你书上写的一句话,把你妈给吓住了。

听你把这件事将给我听的时候,我快笑喷了。你妈是有多敏感啊?我只不过,在你书上写了一句:【命若野草,卑贱又骄傲】。你妈竟然以为你想不开,还问你!你当时肯定很想说,不是你写的,对不对?【呵呵O(∩_∩)O~,你妈妈真可爱。】

你的故事,总是那么幽默,其实幽默的远远不止这两个故事。

你带给我很多欢笑,你比陈要大度一些,不会和我生气。所以,每当我会陈一吵架,你一般都很镇定。

你很喜欢火影,可是我对你说我看不懂,你说火影是一种精神。话说,你曾经找不到事干,说你要写一部类似火影的巨作。我真心想笑,你那么懒,那么懒散。作文还被罚写。而我呢,也不是个很爱学习的人,经常性在你物理自习上画动漫,写日记。你作为物理课代表,对我蛮好的哈。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所以你的资料书,经常性在我桌子上。其实吧,我觉得你桌子总是烂糟糟的,真的很佩服你,你是怎么把老师要讲的试卷给找出来的。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

 

前天由于和陈闹矛盾,也可以说是闹得最凶的的一次。他还是那样,一点都不让着我。他又不是不了解我,还故意的一步不让。于是,我就真的和他闹了起来,甚至闹到绝交的地步。哼,他还是老样,对我还是这样,见面说不了三句好话,就要吵。难道真的是,感情越吵越好?我总感觉前世和他结了仇,三句话不饶人。


昨天晚上上课的时候,你打电话,我正在上课。后来,快下课的时候,陈的电话,来了。说实话,我当时不想接,于是就没接,看他还会不会在打过来。不料被旁边的妹子,给挂了。后来,我纠结了一会,我打算把事说清楚,我还是打了过去。我打算当面解决问题,我们在电话里依旧在吵,吵了一会后,我们很贱的又好了。毕竟三年的哥们,不能因为一点矛盾说失去就失去了。其实他说得也对,有的时候一个人,很希望能想以前那样,身边能有人一起疯一起闹。

和好后。你的电话就来了。映像中你总是扮演一个说客。电话里的你依旧那么幽默,本来很糟糕的心情,和你说着说着,我就对着电话破涕而笑了。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魔力。哈哈,你吧。还是那个样,总是一副看得很开的样子,事不干己高高挂起。你总是给我来那么多欢乐,就像曾经你说我给你带来那么多欢乐一样。你在说话的时候还是那么爱笑,笑容似乎有传染性,听到你的笑我在电话这边也笑了。你说:【我笑起来的样子很白痴】。而且还额外的补了一句:【他们都这样认为】。我有点无语,我是有多么白痴。电话里,我们想起了当初我们三个一起的岁月。其实吧,我觉得你笑得也挺傻滴。其实咱们都挺二!!!你给我讲了你在大学里的趣事,你说你们整个系没几个女生,二班的男生把他们班唯一的女生的照片当门神贴在门后面,敬香。姐姐我听了,在电话里扑哧一笑。没想到我们在电话里还能笑得那么嗨皮。

不知不觉,和你的谈话,就聊了半个多小时,心情已经好了一大半。我还是喜欢叫你【大勺】,感觉这样叫你比较亲切。很谢谢你,能在我难过的时候,让我开怀大笑。记得昨天晚上对你开玩笑说:【以后心情不好了,就给你打电话。】你笑着贱贱的说,【坏心情会传染,别把你心情搞坏了。】然后,我们都笑了,悲伤地开始,欢快的结束。考虑到你的话费,我打算挂电话了。没想到你来一句:“一个月二十块的话费没地用,流量也多了没地用”。你知道,你这句话说得有多讨打嘛!我只想说,我流量老在超标,想开流量包开不了。

唉。大勺。幸亏姐姐给你耗点话费,免得你用不出去。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

接完你的电话,我看了看时间,我们聊了半个小时左右,你的话费啊!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

【大勺,真的很谢谢你!一起走过的三年,你带给我很多欢笑。尽管有的时候,我经常忽略你,折腾你。】

在接完的电话,陈的电话又来了。

他说他打电话过来只是证实一下,我是不是还好,是不是真的原谅他了。

于是,我和陈又聊了一会。陈给我说了好多很真实的话,他说得也许有理。毕竟三年的感情怎能说散就散呢?他很诚恳的向我到了歉,我也接受了。我对他说:你一个男生,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么?一点点也好啊。三年了,我的脾气难道不知道么?陈答应了,他要学习你,学习你的不计较和大度。在我的映像中陈是一个【贾宝玉】式的男生,而我是一个略带倔强的女生,我不喜欢男生总是一副多愁善感的样子,因为多愁善感是黛玉。可我还是把他当我的好朋友,因为当初我们三个一起的时候,尽管一闹过别扭,但是过几天就好了。想想我们都挺贱的。我们就像一个孩子,打了哭,哭了闹,闹了又好了。

其实,我们都不成熟。只是陈故作成熟罢了。还是【大勺】【贱贱】比较真实,率性。快乐了就笑。不快乐了,大家一起笑。

昨天突然聊到那一封信。呵呵,说实话,大勺,那封信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那是毕业的时候,你写给我的。貌似陈也打算给我写一封信,但是我说我只要信封,不要他的信。他当时很生气说,不给我写了,信封也不给我。我当时想尽办法抢那个信封,因为我写给某人的信恰巧缺信封。所以,我不稀罕陈的信,只稀罕他的信封。所以,当时我贱贱的说,信就不必给我写了,把信封送我就行了。貌似,当时他很不愿意,最后还是妥协了,把信封给我了。那封信,我永远也没看到。O(∩_∩)O哈哈~--------你还是那样,和你说话我依旧那么爱笑! - 念舟。 - 小确幸のheaven

现在说起来有点后悔。至于你写的信,我却忘掉内容了。貌似被陈用红笔批了好几行字。

想在想想,那个时候我们挺孩子气的,现在也还是。

嘿嘿。大勺。陈。高中三年我们三个一直都是一个班,我庆幸能认识你们,尽管有的时候,我们闹过矛盾。也希望陈能大度一点,不要那么小家子气,我想我们还是很好,很好的哥们。

真的。有时候,感觉有你们真好。

【大勺】,【金刚葫芦娃】祝你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