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走散了的人。  

2014-06-19 20:59:48|  分类: 不是诗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散了的人。 - 野渡。 - 空镜头。
 图/网络





一百零八颗珠子,碎了两颗。
拾起来后,却再也穿不上去了。
永远,永远的只有一百零六颗了,或者更少。


你的图像闪了一闪,然后归于寂静了。
我不小心瞥见了,却忘了怎么打扰。


青葱岁月里走失的人群。
像纷飞的白色蒲公英。
随风去了。
去了天之涯,去了海之角。
去了,我梦里亦无法到达的远方。


在白衣帆布鞋的年代,不经意的相遇
眉目笑语,烙在心间。


早读的朗朗书声,
黄昏的脉脉斜阳。
静寂的香樟树,
热闹的篮球场。
你的,他的,故事在光阴里流淌。


恋恋风尘里的,你,我,他。
【山楂树之恋】外的纯真年华。
不料,岁月如神偷,欲把骚年染华发。


昨日,还与故人信笺谈天下。
他日,故人却在他乡遇知音。


谈天下,不指点江山。
谈天下,不望断天涯。
只为像堂吉诃德一样册封自己一个骑士
拿起长矛去战斗。
尽管荒诞,却信以为真的痴狂。


飘飘晃晃又三年。
操场上的香樟树,年轮一圈一圈又一圈。
旧地方,新模样。
他年,若再归于此,心情是否很惆怅?


风筝,飞呀,飞呀。
断线了。
我们,长呀,长呀。
走散了。
风筝去了不知名的远方。
我们奔向了他人的故乡。


梦里曾到不了的远方
风筝却去了
梦里曾梦不到的地方
我们却来了
未曾刻意
却总显有意
只是,现在一切都开始慢慢随意了。


他乡开始也非他乡了
住久了便也是故乡了
真是应了那句:
他日,反认他乡为故乡。


分开的日子久了,便忘了怎么联系。
甚至,怎么称呼。
见面,无非那句亘古不变的倒背如流的
“最近,好吗?”
然后换取一句,事先早已知道的答案
“我很好。”


寥寥几字,清淡如水。
没有年少的浓烈。
再也听不到滔滔不绝如长江东流水的絮叨。
毕竟,长大了。
哪怕,长大一岁,也是长大了。


成熟了。也让人觉得陌生了。
那一路过来的骚年,不见了。
长长的林荫道,一年一年又一年。
叶落了,一次一次又一次。
相貌早已不复当年。


曾经的骚年,长大了。
也走散了。
天涯呀,海角呀,却不再在身旁了。
岁月早把红颜换,知是他年,谁是谁。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何况,你与我。


追梦的年纪,
就应该像个骑士,手握长矛。
为理想的公主而战。
只是别忘了,在别人眼里,堂吉诃德,终究只是个荒诞的疯子。


如果,哪一天大战风车失败了,
那就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叭。
我们斟满酒,不为大醉,只为追忆。
谈笑风生,你,我依旧是心怀梦想的骚年。
再互相赐予对方一个封号
我依旧是丹麦的女王
你依旧是英勇的骑士
然后再风雨兼程的辗转他乡。
流浪。


你会遇见你的小公主。
我亦会偶遇我的王子。


再次,相见时。
或许,天涯到处是故乡。
君若想表思乡意,
卿当水酒换茗茶。














野渡
2014年6月19日,晚。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