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刀·剑·红尘》---002  

2016-04-23 16:47:10|  分类: 刀·剑·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了。

江湖酒馆从路边摊演变成了客栈,黑骑山上一面迎风飘扬的黑白旗子格外显眼。酒馆处在黑骑山的半山腰,行走在十里之外的小道上便能闻到一阵酒香。谁也想不到十年前的路边摊会成为一家远近闻名的客栈。就像谁也想不到,当年的林丘禾会成为无剑庄的庄主一样。不得不让人感叹十年里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江湖里的变故更是日新月异。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再或者说,十年就可以河东变河西了。

立春日,河水刚刚解冻,万物开始复苏。太阳照在人身上懒洋洋的,酒馆陆陆续续地来了两三个人,老板娘坐在门前爱理不理地眯着眼,翘着二郎腿,晒太阳。除了不怎么搭理客人外,老板娘的心情看上去还不错。

老板娘约摸三十来岁,头发梳得光亮光亮的,发髻的左边别了支蝴蝶钗。江湖人都称她“玉蝴蝶”。

十年前玉蝴蝶还是烧卢卖酒的小姑娘,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小姑娘变成了老姑娘,路边摊变成了客栈。唯一不变的是“玉蝴蝶”还没把自己嫁出去。

这次看她心情不错,十九不离十应该是要嫁人 了。毕竟开心是藏不住的。

听绸缎装的周老板说,玉蝴蝶在他这里买了十几匹红布,貌似是有喜事要办。

一周后,江湖酒馆被红布装饰得异常喜庆,玉蝴蝶穿了身大红喜服端坐在客栈二楼的大门中间,两边排满了乐师。排场确实大,看上去喜庆得不得了。

早饭过后,接近晌午,一个骑着白马身着喜服的男子带一支迎亲队伍来到了江湖酒馆,正当那男子准备下马的时候,突然猝死了,没有任何征兆。他甚至没有吐一个泡沫或一滴血,连一个伤口都找不到。

眼见新郎猝死,迎亲队伍就慌了,腿都吓软了,有的瘫倒在地,有的四处蹿逃。玉蝴蝶听见一阵慌乱后,淡定自若地把盖头掀了下来,望着地上的尸体,叹了声气。道:“看来真的是嫁不出去了。”

这已经是玉蝴蝶第十二次嫁人失败了。

玉蝴蝶嫁人失败后,差人把红布都卸了下来,酒馆又和往常一样。玉蝴蝶也和往常一样,只不过在她的出嫁记录里又多了一个死人。虽然,死了人,但玉蝴蝶像是没看到一样,或许她已经习惯了死人冰冷的尸体,毕竟她能把路边摊变成客栈还是有些不为人知的能耐,至于她十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

红布卸下来不久,就来了一个戴着纱帽客人,直接坐在客栈的西北角。

“你来了?”玉蝴蝶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一边喝酒一边道。
“来了。”那人接道。
“他自己怎么不来?”玉蝴蝶又灌了一杯酒。

那人看了看玉蝴蝶,没有回答,喝了杯茶,丢下一个包裹就走了。玉蝴蝶没有阻拦,像是没看见一样,照旧在喝酒。

此时,她已经微醉了,晕晕倒倒地抱着包裹扶着楼梯上了自己的厢房。回房后,她拆开包裹,又是一个锦盒。在这之前,她已经收到了十一个锦盒,现在的这个是她收到的第十二个锦盒,也是最后一个锦盒,因为她决定不再嫁人了。一是,她觉得自己是个孤星入命的人。二是,她不想再一次有人因她而死。

她漫不经心的打开锦盒,又是一支和田玉做的蝴蝶钗,上面上刻了一个镶金的“见”字。她看着玉钗意味深长地笑了,随后把所有的蝴蝶钗都拿了出来,按收到的先后顺序排列好,连起来读就是一句话:“月圆夜子时秋波湖听音亭见“。玉蝴蝶算了算日子,也就是明晚子时。

次日,玉蝴蝶一大早就起来了,一身男儿装扮,背着包裹牵了匹马,扬长而去。店里的伙计们并没有因为掌柜的不在而松懈,依旧在勤勤恳恳地擦桌子、拖地,看上去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立春过后,白茅峰的茅草异常茂盛,整座山峰都被丈多高的茅草覆盖着,给人一种凄凄凉凉的感觉。话说当年,这块地方是暗器阁的所在地,而现如今已是野茅草的天下。不得不让人感叹世事多变。

茅草深处有一个孤冢,不过没有墓碑,一个人牵着一匹马矗立在孤冢的旁边,许久,都未曾离开。突然刮起的一阵强风将大片茅草吹得呼呼作响,像是一群冤魂的哀鸣。

“爹、娘,女儿来看你了。你们的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我,今晚我定会亲手杀了他。”  说完之后,那人对着孤冢浇了一壶酒,随后抛下一颗火种,骑着马扬长而去。背后的茅草随即燃了起来,整座白茅峰笼罩在熊熊烈火之中,天空被照得通红,空气里弥漫着野茅死亡味道。

黑骑山上的酒馆,正对着远方的白茅峰,一场不知名的大火,把酒馆里的客人的眼睛都牵引到了白茅峰。大家纷纷都跑到酒馆二楼的长廊上,对着那场大火指指点点。

“十年前,那里很是繁荣呢。据说,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暗器世家“暗器阁”就是修建于此,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消失了。今天这场大火也甚是蹊跷呢?都说那块地方有邪灵,今天看来是真的了。”一矮个子指着大火向身边的高个子说道。

“我看也是。咱们还是别对着那大火指指点点了,以免惹祸上身。”高个子看着大火对矮个子回应道。

随即二人,便打算回桌继续喝酒,二人刚跨过门槛便瘫倒在地,没有任何征兆。死法和上次迎娶玉蝴蝶的新郎一样。众人一阵惊慌,都不敢再言说白茅峰了,纷纷逃跑。然而有一个人很特别,他和上次一样坐在酒馆的西北角,一个人镇定自若的在喝酒。

店小二似乎已经习惯死人了,不慌不忙的将尸体拖到了酒馆的后院。清理尸体后,酒馆看上去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依旧开门迎客做生意,死对于他们来说似乎麻木了,就像是杀死一只鸡一样正常。

到傍晚时分,白茅峰的火光,逐渐微弱,天空中的草灰依旧荡来荡去。玉蝴蝶自早上出门后,依旧没有回来,伙计们开始忙着收拾桌子椅子,一切看起来甚是平常。


==============================================================================

待续······


写故事的人断了魂,
看故事的人最无情。
 
----------- 野渡。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