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刀·剑·红尘》---004  

2016-04-25 16:20:23|  分类: 刀·剑·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寅时。

李二正在厨房准备第二天的伙食材料,倏地一下,一枚飞镖插在了一颗大白菜上。李二并没有惊慌,而是淡定自若的切萝卜,不得不称赞李二的刀工好,所有萝卜丝的规格几乎一样,细得像头发丝儿。切完萝卜后,李二擦了擦手,不紧不慢地取下白菜上的飞镖,看了一眼纸条后,用烛火烧掉了。

在临近的卯时的时候,李二戴了顶斗笠,牵了匹马车,就出门了。那时,天还是蒙蒙亮,晨雾透着丝丝冷气,李二的背影在晨雾中越来越朦胧。到达秋波湖的时候,太阳还没破土,离听音亭不远的湖面上亮着一盏孤灯,在迷雾中摇曳。

李二跳下马,纵身一跃,如燕子一样在湖面上掠过,就站在船头了。只见,老板娘玉蝴蝶正在熟睡,李二上前唤了两声,玉蝴蝶没有任何反应。李二只好运功将船移向听音亭,随后将玉蝴蝶从船里抱到马车里,驾着马车奔向酒馆。

回到酒馆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一切仿佛像是初生。江湖酒馆的旗帜在太阳的光辉里分外耀眼,鸟儿的清脆的叫声打破安静清晨。

等玉蝴蝶醒来时,已华灯初上。整个酒馆灯火通明,仿佛是叠翠山的一颗夜明珠。

就在那天夜里,江湖酒馆来了个人,一个衣衫褴褛,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他坐在酒馆的东南角,一座就坐了好几个时辰,连一份茶水都没点。李二盯了他很久了,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长在那里一样。

眼看就要打烊了,依旧坐在那里。李二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笑着上前问到:“客官您这是要住店吗?”
那中年男人,一句话也没说,望了望老板娘玉蝴蝶。

“咱们店已经打烊了,您要是不住店,就请移步别处呢。”李二接着道。

玉蝴蝶瞟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翻,笑着对李二道:“你不用问了,我看这位客官是要住店的,而且是常住不花钱的那种。”玉蝴蝶起身上楼时,又道:“你把西北角的那间房子收拾出来给他吧。”随后,李二就带着那中年男人去了二楼的西北间,一路上那个男人依旧一言不发。李二本想多问几句,但玉蝴蝶都发话了,便没再问了。

次日,清早。玉蝴蝶刚起床,就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在酒馆的后院劈柴。每一根柴火都劈得很匀称,看起来像个练家子的。玉蝴蝶想试探一下他到底会不会武功,便向那男子飞了一刀,哪料那男子竟浑然不知,手臂被飞刀削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顺着手臂流到柴火上。

玉蝴蝶见状,便去帐台拿了瓶金疮药,走向那男子笑着道:“劈柴怎么能那么不小心,要是把命丢了我可赔不起。”

那男人没有说话。玉蝴蝶捋了捋衣裙,又道:“你一个谢字也不说吗?”

“谢-谢-你!”那中年男人方才缓慢地说出那三个字。

“原来你会说话啊,我还真当是哑巴。”玉蝴蝶笑着说,转身又道:“正好我这缺个劈柴的,你就在这好好干吧,我会给你算工钱的。”

就这样,这个男人在这里,待了半个多月。



==============================================================================

待续······


写故事的人断了魂,
看故事的人最无情。
 
----------- 野渡。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