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刀·剑·红尘》---005  

2016-05-04 15:12:53|  分类: 刀·剑·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突然下起了磅礴大雨。

酒馆因此而挤满了各路的客人,有经商的商贩,有探亲的母女,以及要饭的乞丐。当然,还有一些闯荡天涯的江湖人,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一群年轻的刀客,这群刀客到达酒馆的时候,酒馆刚准备打烊。

恰逢李二关门,这群刀客正骑着马赶过来,只见他们一个个手握大刀,面色冷漠。其中领头儿的那人一个箭步上前,二话不说就抓住了李二的领子,高声道:“给我们上几个小菜,来几坛好酒,再要两间上房。”就这样,李二被他轻轻松松地拎到一旁。酒馆里的普通人被这一幕皆弄得神色慌张,全部都站到酒馆的东南角,只见那些刀客心安理得地霸占了酒馆一半的桌子。

那领头儿刚一坐下,只听“哐当”一声响,那椅子的一条腿便断了。瞬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望着那群刀客都不敢言只字片语。

就在此时,突然冒出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大哥,依我看这家店好像不太欢迎你呢!你瞧!连这椅子都不欢迎你。”这娇滴滴的一声,把大家的目光引到了东南角的那一桌,只见那女孩儿身着一袭绿衣,端坐在那里喝茶,脸上虽罩着一层绿色的薄纱,但双眼却是炯炯有神,顾盼流波。

“你是何人?竟敢冲撞我们百刀门!”站在领头儿旁边的那人拿起刀指着那绿衣女子呵斥道,只见那领头儿用手压下了他刀,笑着道:“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姑娘今天是想找点事儿!”

那姑娘仿佛没看到刀客一般,若无其事地玩着手中的茶杯,丝毫没有嗅到火药的气味。还不时发出一声清脆的笑声,道:“哥哥,我可不想找事儿,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既然姑娘不想找事儿,为何弄断我的椅子!”领头儿用刀指了指瘫倒在地的椅子,转身对那姑娘问道。
那姑娘倒也不慌不忙,慢吞吞的将一杯茶喝完,方才道:“掌柜的!该出来了!”

正当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着那绿衣女子和那领头人的时候,楼道里传出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本店客满,还请客官移步别处!”话音刚落,楼梯上突然下来了一个人,一个左边发髻上别着蝴蝶钗的女人。

“终风,送客!”玉蝴蝶这一声干脆利落。

只见,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那中年男人身着补丁衣裳,一脸沧桑,低着头走向那帮刀客,低声道:“客满了,请客官移步别处!” 领头儿看了看那中年那人,随后摸出一袋银子拍在桌子上,放声大笑,那群刀客也跟着笑了起来,尽管他们不知道领头儿在笑什么。那领头儿向那中年男人招了招手道:“你也配叫终风?!你怎么不叫‘喝西北风’的西风!”接着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客满了,请客官移步别处!”中年男人洪亮的一声,让所有的人在瞬间沉默了下来。

突然那女孩儿站了起来,活蹦乱跳地绕着那群刀客走了两圈,哂笑道:“人家客满了,你们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像条狗一样的在那乱叫,真的好有意思!”只见那领头儿一股怒气直冲发顶,手臂青筋暴露,正当刀呼之欲出的时候,只听“铛”的几声,那些刀客手中的刀纷纷落地,刀客们纷纷瘫倒在桌子上。

“你到底是谁?”那领头儿汗如黄豆,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气愤道。

那绿衣女子看着分分倒下的刀客,不禁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随后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但知道你是谁,而且还知道你要往哪里去!”

那女子得意地望了望那领头儿又道:“你要不要我接着说?!不光知道你们是百刀门的人,我还知道你叫田思贤,一直在替田思齐寻找终风刀的下落。真是可惜了陆庄主为你们田氏兄弟取的这‘见贤思齐焉’的好名字。”

那小姑娘,一边数落刀客还一边不停地把玩着刀客门的刀,又道:“哎呀,可惜呀可惜。都说‘逐浪剑剑啸五洋,终风刀刀狂九天’,可惜杨靖宇死后,楚云风消失了,终风刀也不见了,这百刀门到你们手中竟成了这般模样。真是世事多变啊。”

那姑娘绕到田思贤的耳边,神神秘秘地道:“本姑娘今天心情好,不妨再多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逐浪剑也失踪了。“说完,田思贤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与此同时那个戴纱帽喝酒的男人,手开始不自禁的顿了一下。

“小姑娘莫要胡乱猜忌,逐浪剑在我庄里安然无恙。”就在此时,一个男子的声音打断了那绿衣女子,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给玉蝴蝶传递锦盒,头戴黑纱帽的男人。

那小姑娘一下子愣住了,转而俏皮的说道:“今日儿夜里可真是热闹呢,没想到百刀门的人和无剑庄的人都在,真是冤家路窄哟。哦?说漏了。应该说暗器阁的人也在。”小姑娘说完这句话后,转而望了望玉蝴蝶又道:“暗器阁的飞镖果真名不虚传,只可惜陆玄天死后,这镖似乎慢了几分。”

玉蝴蝶站在楼梯上,用眼角的余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那女孩,浅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想必这位小姑娘应该是百里闻的后人,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孩儿眼珠一转,瞟了一眼那个戴着黑纱帽子的男人,忙答道:“在下,百里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的蔓。陆姐姐也真是好眼力!比某些人强很多呢!”

玉蝴蝶接着问道:“不知姑娘今夜造访此处,有何贵干呢?”小姑娘恭维道:“久闻江湖酒馆桃花酿,今日前来借宿一晚,品尝一下呢。”说着便去到了一杯酒,拿到鼻边轻轻嗅了一下,赞道:“这桃花酿,果真是醇香无比。”

玉蝴蝶笑道:“不妨送姑娘一坛!”小姑娘浅酌一口,向玉蝴蝶示意了一下刀客,哂笑道:“陆姐姐不用那么客气,酒多误事,尝一碗就行,我还得为一群笨驴解毒呢!”

“你!~”那领头儿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用一只哆嗦着的手指着百里蔓,心想到:“等日后,看我不好收拾你!”

“你什么你?不稀罕本姑娘解毒是吧!那本姑娘就不解,反正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百里蔓拍了拍裙衫,准备上楼。

那个带着黑纱帽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用剑拦住了百里蔓的去路,道:“姑娘这么做似乎不太好!”百里蔓用两指抬开那男子的宝剑道:“莫非无剑庄的左使也想多一事?”那男子道:“少一事不如多一事。”

“看来不给解毒今天晚上还不能休息了,好了,好了。解就解吧。本小姐也累了,不想和你们玩儿了。”百里蔓顺势打了几个哈欠,便走到了刀客身边,向他们一一分了药丸。暗自笑到:“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你们。”

此时,桌子上的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大半,缩在东南角的人们也逐渐退去,刀客们开始纷纷服下药丸儿,倚在桌子上休息。屋子外面的雨也开始越下越小,似乎快要停了。百里蔓捧了只蜡烛便只身上楼去了。

这夜,刀客们终究是没有要来两间上房,反倒是病了一场。

那个叫终风的男人,看上去似乎不太高兴,不过他好像从没笑过,只见他默默地往后院走去,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



==============================================================================

待续······


写故事的人断了魂,
看故事的人最无情。
 
----------- 野渡。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