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日志

 
 

江湖来信  

2018-07-14 12:4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夏之后,天气越来越多变,忽晴忽雨,让人捉摸不定。吾与卿,虽同处一世界,却拥有两片不同的天空。听闻,卿那里数日来,一直阴雨连绵。不甚,内心亦徒增了几丝烦恼。

此情此景,令吾想起曾经岁月。吾苦闷之时,卿常劝导:“日月源于心中”。今,吾将此话再送与卿。愿卿,开心、长乐。

虽不知卿为何事苦闷,但愿卿能将己渡出,归去之时,也无风雨也无晴。

说到了“风雨无晴”,不禁让吾想起了东坡先生。这么多诗词大家,吾最爱的莫过于东坡先生了,无论是“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深情款款,还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洒脱,都让人心生欢喜。

现将东坡先生的《定风波》送与卿: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首词,乃吾之心头好,望卿能喜欢,亦希冀能解卿心中苦闷之事。

卿心中之苦闷,卿不愿言表,吾亦不便过多问之。待卿愿倾吐之时,吾仍是那不老树洞。曾几何时,卿亦是吾之树洞,斗转星移,吾亦可为卿之树洞,若卿愿意。

说到树洞之事,吾想起吾曾经给卿讲述的蓝胡子故事。蓝胡子是任何人,任何人都是蓝胡子,那不愿让人进入的小房间,谁都有。一个人有几面?正面、背面?是千面,这千面之中总有一面是不愿让任何人看到的。

突想起,吾读过的一首小诗,与卿分享一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一念之差便落叶纷飞
天凉了每滴泪都温暖着诸佛
世间事旧得不能再旧了
却依旧落花流水
我天高地阔地看着想着
却不能转过身去——
你穿过世事朝我走来
迈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这时一支从来世射出的毒箭
命定了我唯一的退路

生而为人,注定有秘密。吾想,这个世界没秘密的人应该不存在吧。毕竟,谁都会有不想言说的…… 东邪西毒里有一句话,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是啊,如果能把秘密忘掉,那就是永远的秘密了,而永远的秘密便不是秘密。

近日,卿离开白驼山之后,去了沙漠,开始了江湖生活。想必重返江湖,卿亦有诸多江湖事需处理。不知吾素日里的叨扰,是否亦给卿徒增烦恼。

时间飞快,惊蛰已过,卿亦离开了白驼山,亦自此多了一个绰号:西毒。

多日以前,吾常怪卿回信甚慢,现在想来,何必拘泥于形式。或许,卿早已在千里明月、习习清风中寄以无形之书信,只是吾未察觉而已。

常觉得,表达情绪的书信乃白纸黑字才行,现在想来,只是吾过于狭隘。清风一路八百里何尝不是书信,日落一山撒余晖数缕又何尝不是书信,小雨婆娑沾湿吾之衣裳亦可是书信。

世间万物,皆有情。有情众生,又有哪一样比不得这白纸黑字呢?

今,在键盘上敲出一篇零散文字,亦不表任何情绪。只觉得卿近日,情绪低落,与卿做浅浅交谈罢了。

愿卿,安之,乐之。

 

 

天涯某端一东邪。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